DarkNode

Life,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

奥卡姆剃刀原理的贫瘠与困窘

本文发表于:
最后修改于:
分类:philosophy
合计信息量:2.26kb

奥卡姆的简化论

英国人威廉・奥卡姆出生于萨里郡的奥卡姆,他的姓正是取自其出生地,他早年加入圣方济各会,后期与教皇决裂,他因一句他从未说过的话而闻名,即著名的「奥卡姆的剃刀」:「实体不会成倍增加得超过必要」。

他的使用这一简化论,意在反对他的前辈司各托。司各托同样曾是圣方济各会的僧侣,他比奥卡姆年长约 15 岁,他提出了一个「存在的个体性」的理论,即每个事物都有自己的个体本质从而使其成为一个个体,使事物彼此不同的正是这个个体本质。

奥卡姆反对这一观点,他认为事物本身就是个体性的,不需要为每个事物赋予一个「存在的个体性」从而使实体成倍增加。

他进一步将这种简化论用于亚里士多德的实体、数量、性质、关系、场所、时间、姿势、状态、动作、承受这十个范畴,简化为实体与性质这两个范畴。他认为亚里士多德的这些范畴仅仅是在「以不同的方式指称同样的事物之不同的概念和词语」

剃刀原理的表述形式

奥卡姆的这一简化论方法,最终被冠以剃刀原理的名义被广泛流传。剃刀原理的常见表述形式是这样的:如果对于同一现象有两种不同的假说,我们应该采取比较简单的那一种。或者换一种说法:当两个假说具有完全相同的解释力和预测力时,我们以那个较为简单的假说作为讨论依据。

这一理论看起来威力十足,可以用在论战的方方面面,可惜当它披挂上奥卡姆的名字,跨出哲学领域的瞬间,就已经失去几乎全部的力量。

几乎所有的争论中,两个假说都是具有不同解释力与预测力的。自然科学界的争论如地心说与日心说、光的波动说与粒子说,双方都有各自的证据支持各自的理论,社会科学界的各种调查与建模,是否加入某个参数也会导致解释力即 R²的变化,哪怕是用在科学与宗教的争论中,两个假说的解释力都是不同的。

解释:覆盖与因果

亨普尔提出了一种科学解释的覆盖律模型「DN 说明」,以说明热水壶里的热水为什么变冷了为例,其表述如下:

普适定律:热量会从温度高的流向温度低的地方直到温差变为零为止。 特定事实:热水壶里的水温度比周围环境高。 待解释的现象:热水壶里的水变冷了。

这种解释方式是对普适定律的演绎,其核心是演绎法。这种解释存在的问题是特定事实与待解释的现象之间存在对称性,如果调换特定事实与待解释的现象,这个表述还是成立的:

普适定律:热量会从温度高的流向温度低的地方直到温差变为零为止。 特定事实:热水壶里的水变冷了。 待解释的现象:热水壶里的水温度比周围环境高。

这种情况看起来很奇怪,但是这个表述确实成立,从前两条将必然推导出第三条结论出来。在人们的印象当中,用于解释的内容与被解释的现象直接关系应当是不对称的,这其中应当有某种因果关系。接下来的这个例子展示了因果关系缺失导致的问题:

普适定律:按照说明书服用避孕药的人不会怀孕。 特定事实:约翰按照说明书服用了避孕药。 待解释的现象:约翰不能怀孕

普适定律:男性不会怀孕。 特定事实:约翰是男性。 待解释的现象:约翰不能怀孕

此时,这两个解释明确呈现出了解释力的差异,尽管这两个例子都符合演绎三段论的形式,但后者才真正展现了其中的因果联系,可是休谟却早已告知我们,获得因果联系是不可能的。

现在回归科学与宗教的争论,科学不可能给出因果性,只能给出关联性。要获得因果性,你只能借助一个自举的上帝。科学是无法解释一个物理定律为何是那样的,这层因果性的缺失导致科学的解释力将永远比宗教低。

这是一个问题吗?

面对向根源的追问,科学选择承认无知,宗教选择自举上帝,无论如何,科学的支持者们拿出剃刀原理,举出罗素的茶壶或是车库里的隐身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,倒是飞天面条神、彩虹色隐形独角兽才有充足的效果。

比较:可比与通约

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是无法比较两个理论谁更简单的,除非一个理论是另一个理论的子集,对剃刀原理的误用常常由这一情况导致。

库恩对科学理论范式提出过一个可通约性的概念,在不可通约的两个范式下,同一个词汇都具备的截然不同的意义。牛顿力学与爱因斯坦相对论之间的巨大鸿沟中,时间就是个极好的例子。

科学与宗教之间的鸿沟同样不可小觑,许多科学的支持者所比较的是「科学定律」与「科学定律加上一个上帝」这两者,并得出「科学定律」更加简单这一结论,随后在提出应当选择「科学定律」。且不论两者解释力是否相同,其比较的对象就有问题。当我们试图比较「科学定律」与「一个上帝」时,问题就来了:

我们如何比较两个完全不可通约的体系谁更简单?可见剃刀定律在此时是多么困窘。

胜出:经济与真理

最后的问题是剃刀原理仅仅是一个经济性的选择,而并非真理的指导。何者胜出并不意味着何者就是真理,无论一个模型多么精致,其背后的思想才是值得关注的对象。

一个更深刻的思想可能带来更加复杂的模型,在经济学中,经济性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,而其他学科,则更是如此。

这就是奥卡姆的剃刀可能带给人的贫瘠与困窘。